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漫画,邮票,家居,音乐

 
 
 

日志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2017-10-23 11:56:28|  分类: 漫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这个帖子在博客被封时,被我误删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幸亏最近在小金刚的博客里看到他转载过,万幸,万幸~



从2000年开始连载的仁者侠医,是村上纪香继龙之后的又一力作,这部作品真真的让我爱不释手。


我们知道,这是一部穿越剧,脑外科医生南方仁因时空扭曲而穿越到幕末时代发生的诸多故事,当然,现今的穿越剧已经是比较泛滥了,但这部作品还是有明显的不同之处的,那就是穿越的主角南方仁是有一技之长的——外科手术,所以呢,作品中就涉及到了大量医疗题材,以及中西医学在时间轴上的交织并进,这样一来,逼格和观赏性也就显得高人一等了,简直就是现代医学进化史的深情演绎,和那些胡编乱诌的穿越剧更加不同的是,这部作品邀请了三位著名医学博士担任医学顾问,这不仅仅是治书严谨,更彰显了作者力图打造精品的野心。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1603年,德川家康在江户设幕府,到中叶的吉宗改革,再到列强欺凌,最后到1867年第15代将军德川庆喜大政奉还,这就是江户时代。而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幕末东西方文化交织碰撞但又保留着江户遗痕的德川庆喜时期,也是两百七十年江户时代的最后几年。

这部作品最吸引我的,正是江户时期的时代风情,村上纪香对于江户时代的建筑,街道,布局,礼仪,发饰,着装,甚至屏风,桌椅,食盒,花草树木,乃至美轮美奂的夜色,雨中的街景,诗意盎然的雪景等等都做了严谨的还原和精描细绘,所展现出的场景充满韵味,美秒之处不可言表,即便是小到作品中女性身着的和服,其纹路样式都数不胜数,相信花魁野风的惊艳也部分来自于身着的和服吧。而作品中江户文化乃至日本传统文化中的歌舞伎,相扑,日本第一花柳街吉原,著名的祗园,花魁等等诸多的元素,甚至是当时城市的供水方式,以及大量民俗民风等等,都让观者沉浸在浓郁的日本传统文化的魅力之中。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村上纪香把日本传统文化融进漫画之中,让观者被包裹在浓郁的,充满魅力的传统文化气息之中,加上本作厚重的历史感,壮哉!美哉!!


关于这部作品的介绍,网络中还是有不少的,珠玉在前,我就不再重复了,这里就作品中的一些日本传统文化元素做些浅显的介绍。为什么要从这个角度介绍这部作品呢?这是很有必要的,像仁者侠医这般如此考究且考据庞杂,又涉及如此之多传统文化的作品,我们如果不做一点相关了解,真的是无法领略其真正的魅力啊!


 首先,对于本作品第三集中,坂本龙马带南方仁去的对于男人是天下最棒的吉原,很有必要率先提一提: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为什么在坂本龙马心目中,吉原是最棒的地方呢?哈哈,那就带大家来一小段吉原之旅~~~走!乐乐去~~~
一起走进梦幻般的吉原。。。。。。


吉原的起源 1590年(天正十八年)德川家康奉丰臣秀吉之命到关东平原的江户地区建立领地,当时的江户只是一个小渔村,满目荒凉,德川家康看中这里广阔的平原和丰富的水运资源将有利于今后的城市发展。他通令全国各地诸侯参与江户建设,集中进行了数次大规模的工事,拓荒填海,疏通水道,并以全国中央城市的宏伟构想展开市区规划和建设。

被大量征召到江户的年轻武士几乎都是单 身,此外,随着新兴都市江户城市建设的急速发展,来自全国的商人等各界人士纷纷聚集,使得男性人口激增。当年江户最盛期人口达百万之众,其中青壮年男性约 二十五万,武士与平民各占半数,但中青年女性仅有八万余人,性别比超过三比一,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由此导致娼妓泛滥,色情业应运而生。为了整肃风纪,幕府终于批准设立集中娼妓区,江户唯一获得政府许可的娼妓区——吉原——开发于1617年(元和三年),翌年开始营 业。1638年(宽永十五年),设置了著名的吉原大门,四周隔离并派专人看管,封闭式的游廓正式形成。

早期吉原的顾客主要是有权势的贵族和上层武士,营业 时间限定于白天。江户吉原与长崎丸山,以及京都的岛原遥相呼应,共同形成日本三大“花街”,成为万众瞩目的寻欢作乐之地。 1657年明历大火之后日本桥的吉原被烧毁。和幕府创建初期相比周围已经逐渐城市化、于是幕府命令吉原搬到当时还是农田的浅草附近。之前的日本桥吉原称为元吉原、浅草的吉原称为新吉原,现在所说的吉原一般指后者。因为吉原地处江戸城北面所以也有北国的异名。当然,本作品中的幕末时期的吉原,就是指浅草的新吉原。


江户时期的吉原:
吉原周围有2间(3.6米)宽的壕沟,只有沿着山谷堀日本堤方向的一个出口。建筑物的格局一般前面是茶屋,大道两边是大店,巷子里是小店。大店还起社交的作用,大名和文化人也常常在这里交际。一流妓女要先教习歌舞和茶道,不会和初次见面的客人过夜,第二次见过之后,第三次熟悉之后才能留宿。江户时期的等级划分为四个阶层,武士,平民,手工业者和商人,嫖客里的武士和平民原本不分贵贱,但随着时代变迁,武士阶层在经济上逐渐变得拮据,嫖客中平民阶层逐渐成为主力。便有了武士露宿街头被取笑的事发生,也有武士怕被熟人认出用斗笠遮住自己颜面。有川柳句(日本诗歌形式)言道:就算身为武士,为什么也被名妓讨厌。木材商纪伊国屋文左卫门,放高利贷的札差们成为经常在这里一掷千金的代表。吉原还是江户时期文化和时尚的发源地之一。


1765年、品川、板桥、千住这些宿场町的饭盛女被禁止、宿场趋于衰退、同时允许吉原增加妓女人数。1842年吉原以外卖淫被禁止。


江户时代,吉原在1768年、1787年、1816年、1835年、1845年、1862年、1864年、1866年多次发生过火灾、近代1911年(明治44年)4月9日发生过有名的吉原大火,在这部仁者侠医中对于数次著名的火灾都有描述。


顺便八卦一下,《吉原哀歌》(吉原ラメント),这是2012年7月在niconico上传的作品,节奏轻快强劲的歌曲叙说着江户时代游女的爱情故事,2013年4月26日推出小说版,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听听~~~


一百年前的吉原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吉原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吉原大门是通往吉原欢乐街的入口。据说这个大门在江户时代是木制的。从明治时代以后就变成铁制的拱门了。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下图是拍摄于1910年的写真集“吉原,不夜城”中的一张照片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下图也是吉原.不夜城中的一张照片---客人与妓女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补充完毕~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行走在吉原的人力车,作者不详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1910年的新吉原大门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艺妓房间内部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1872年的吉原,这张照片太珍贵了,天啊,和漫画中就相差不到10年,基本就是漫画中的样子了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新吉原大火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明治时期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江户幕末时期木栅栏后招揽顾客的妓女,这个时间段和这部漫画作品的时间是最接近的了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当然,吉原的花魁必须是重点,需要着重的介绍,仁者侠医中的花魁野风相信很多朋友都很喜欢:

什么是花魁?最简单明了的意思就是指头牌!!!
百花的魁首,梅花开在百花之先,故有“花魁”之称,也常被引申为比喻绝色美女,比如郁达夫《毁家诗纪》之七:“省识三郎肠断意,马嵬风雨葬花魁。”
吉原花魁不仅要长的倾国倾城,还都必须有良好的文化修养,包括乐曲、茶道、花道、诗歌、书法及舞蹈等等要样样精通。吉原最鼎盛时期游女达到三千多人,金字塔尖才是花魁啊!    
 
从某种意义上说,吉原并不是一般概念中的花街柳巷,而是江户最大的社交场所,几乎相当于今天的 文化艺术中心。这里有优美的工艺美术品和名花名曲可供鉴赏,游客还可以参加俳谐与茶道的聚会,许多著名的文人学者和浮世绘画师也是吉原的常客。除了从事色 情业的游女之外,在吉原活动的还有许多职业艺人,以及大量从事服务行业的职员。

吉原有着自己的年间节庆,被称为“仲之町”的中央樱花大道是吉原文化的中心地区,吉原仲之町三月夜樱在仁者侠医中也有浪漫美妙的呈现,并说道,纸灯所照映的夜樱与花魁的游街争奇斗艳。。。真美啊!!!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许多源自吉原的乐曲成为江户坊间的流行曲,许多歌舞伎剧目都以吉原故事为题材,浮世绘等绘画形式也以吉原为奢华的舞台。浮世绘美 人画大师喜多川歌磨创作于1793年的作品《吉原之花》,表现的就是吉原茶屋周围在樱花盛开的3月的赏花情景。左下方的街面上三位“花魁”正在侍女们的簇拥下款款而行;二 层正在举行歌舞表演,鼓乐齐鸣,婀娜多姿。全画共出现约五十位人物,光彩照人的服饰与樱花竞相媲美,极尽奢华。这是当年吉原的真实写照,也是浮世绘画史上 唯一一幅全景式表现吉原的作品。

下图就是喜多川歌磨的大作吉原之花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多欣赏几幅歌磨的作品吧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下面是歌磨的一组系列绘画作品,青楼十二时,每副画描绘妓女的一个时间段的日常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百年前的吉原花魁,真是漂亮!!!想象一下,当南方仁遇见幕末花魁野风时的震撼吧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明治大正时期的花魁,也就是一九一几年左右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大正时期的花魁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千万不要以为花魁只是简单的高级妓女,有钱就能玩弄,首先肯定要是非富即贵,而且客人与花魁一旦关系确立,就如一夫一妻制,若朝三暮四,则会被吉原中的人狠狠教训,下面就详细介绍下:
如果想接近花魁,必须到称为“扬屋”的茶店中寻找机会。客人到了扬屋以后,得先洒下重金饮食、招唤艺者来显示自己的财力。这时老板娘会探探客人的底细,看看适合哪一个等级的花魁,再写一张“扬屋差纸”,请指名的花魁前来扬屋,这时重头戏才开始。花魁往返扬屋的路程称为“花魁道中”,这是非常隆重的一幕,后面会专门讲到花魁道中,到了扬屋以后,要是花魁看客人不顺眼,大可掉头就走。如果看对眼了,这也只是“初会”而已。客人得用尽方法显示财力及魅力赢得花魁的好感,当客人为求这一面,也许已经洒下了无数的金钱,却仍得屈居下位,离花魁所坐上位远远的。第二回见面的“里”也是如此这般,如果两情相悦,第三回见面,如果花魁准备了写着客人名字的筷子,这时才代表两情相悦,该晚才能一亲芳泽。这三次的见面就如同相亲、下聘、结婚,不过关系却相当的不对等,如果客人在这之后找了吉原内其他的游女,轻则花钱消灾,重则受到游女屋的保镖一阵毒打;但花魁则可以有许多熟客,如果花魁没空接见,则有称为“名代”的新造接待,不陪睡之外,客人还是得乖乖的掏出钱来。

电视剧恶女花魁剧照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当代的吉原花魁装扮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花魁的房间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花魁道中
        花魁往扬屋的路程称为“花魁道中”,在队伍最前方的是拿着印有专属于该位花魁定纹(类似家纹)灯笼的男人,接着是两位“秃”(指游廓中10岁前后帮花魁打杂的小女孩),手上拿着花魁的用品。再来才是穿着厚重,脚踏高五到六寸木屐的花魁,其后还跟着数位“新造”(年纪较秃更为年长,但还未能接客的女孩),以及保镖等人。

花魁道中原本是吉原用语,它指的是高级游女前往茶屋迎接熟客时的来回路程,也带有向游人介绍新游女的宣传意味,说它是吉原游女的花灯游行大概也不为过。也是高级游屋(妓院)展示人气最旺游女的重要商业行为。所以既然是高级游女出巡,排场自然不能随便,花魁出门时不但会有导引的番头与游女随侍一旁,女主角还得身著华丽和服、梳高发髻,并且踩著和高跷没有两样的厚底木屐,在脚下画著8字前进。花魁道中一方面是树立花魁独一无二的地位,另一方面也带有宣扬揽客之意,而花魁身上的服饰配色与发型装缀,则被视为时尚流行的指南,过去无论男女皆为之风靡。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大正时代吉原花魁游街1912年—1926年
即便只是通过老照片,也能感受到这盛大的场面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吉原花魁游街,也就是花魁道中,这场面真是太夸张了,难以想象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1909年 京都岛原花魁游街,真是奢华隆重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当代模仿过去吉原花魁的游街活动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提到吉原,就很有必要再说说净闲寺

吉原北面、三轮附近紧靠常磐线的小庙。安政2年(1855年)大地震的时候、死去的吉原妓女被草草收埋在这里(距离本作故事时间仅仅七年左右),被称为投入寺。此后、无依无靠的妓女死去后被葬在这里。为了慰藉死者建造了新吉原总灵塔,墓志铭上写道:“生来苦界,死后花醉净闲寺”,看罢使人无限唏嘘。。。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在这里,还有曾经常来寺里的日本新浪漫派代表作家永井荷风(代表作是地狱之花)的诗碑,毎年荷风的忌辰4月30日,寺里还举行荷风忌。这位永井荷风在本作品故事十几年后出生于东京,也就是当时的江户,其作品中的缠绵情色,估计和他总来吉原有一定关系吧~~~


     此君便是著名的永井荷风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附上一小段永井荷风的散文,以增情趣:

凭倚竹窗茫然看着流水的艺妓的姿态使我喜。卖宵夜面的纸灯寂寞地停留的河边的夜景使我醉。雨夜啼月的杜鹃,阵雨中散落的秋天木叶,落花飘风的钟声,途中日暮的山路的雪,凡是无常无告无望的,使人无端嗟叹此世只是一梦的,这样的一切东西,于我都是可亲,于我都是可怀。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长崎丸山
        当然了,只在吉原玩是不够的,作为日本三大花街的长崎丸山,南方仁也没有错过,这个地方和大名鼎鼎的吉原又有不同,长崎的花街文化繁盛于江户时代,与江户的吉原,京都的岛原并称日本三大烟花巷。时有谚语称:“江户作派,京都才具,长崎衣着,难能兼备”。从这句谚语中可知,长崎游女以衣着光鲜著称。不仅如此,光顾长崎花街的客人也很有特点。因为地处对外港口,国际化是花客的一大特征。据记载当时寻欢者主要是三类人,一是日本国内富商,为了和中国人、荷兰人做生意,从大阪、京都、江户云集而来。腰包里装满了钱,并不急着还乡,却在丸山游女身上一掷千金。另两类客人是外国人,为中国船商和荷兰船商。因为长崎奉行(长崎地方机构)禁止外国人在市内自由出入,中国商人集中入居靠近今日新地中华街的“唐人屋敷”,俗称唐馆,荷兰商人则隔离在岸边一个叫出岛的地方,又称兰馆。做风月生意的日本人,带着游女随时进馆“服务”,因此便有了“挣荷兰人钱”或“挣唐人钱”的行内术语。
      极盛时代的丸山地区,游女多达一千数百人,开业青楼多至数百家。有诗云:“长崎之恋,一万三千里”,产生了很多跨国之恋。华人作家陈舜臣在小说曾写过:很多常年往返于江南沿海与长崎两地的中国商人、船主及随船散客,都在长崎有自己的相好,甚至生育子女。客人中不乏风流倜傥的中土才子,他们和游女的邂逅更被人津津乐道,蒙上了浪漫情史的色彩。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请仔细看下面花魁的走路方式,看脚~~~
由于花魁身穿约20公斤的衣裳,脚踏奇高且重的木屐,所以有“花魁走路比牛车慢”的谚语。走路的方法又分为“内八文字”与“外八文字”,吉原的花魁主要以外八文字为主,不过不管那一种都要花上两三年的时间练习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下图漫画中的花月,很有必要让大家了解一下,仁者侠医中的场景可不是村上纪香随便编出来的,很多都是有典故有遗迹的,对此我们有必要做些了解。

历史上日本在江户时代的很长一段时期内都采取了锁国政策,只有长崎仍一直保持着和外国的接触,在这期间,有一种名为“卓袱料理”的长崎特色乡土料理随之出现,它是将荷兰、葡萄牙、中国菜式融合,并进行日本风味改良而形成的,而“花月”便是一家提供这种卓袱料理的“史迹料亭”,曾经吸引无数文人骚客,权贵名流。
花月于1960年被评为长崎县的历史遗迹,作为在日本全国都非常难得一见的“史迹料亭”营业至今。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花月”的介绍牌是这样写的:1642年为了将至今为止散居在市内的妓院聚集在一起,成立了政府批准的妓院街--丸山町和寄合町。引田屋就是那时建立的妓院,花月是指在引田屋的庭园里建造的酒家,长崎奉行(奉行是日本存在于平安时代至江户时代期间的一种官职)每次视察妓院时都在此休息。

  除此之外,向井去来,太田蜀山人和赖山阳等众多的著名文人志士都访问过引田屋。另外,短歌《春雨》取材于花月。

  在1879年的丸山大火中花月被全部烧毁,引田屋的一部分建筑物改称为花月。现在,日本式酒家花月包括引田屋的庭院和建筑物。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说了这么久,你一定感觉很奇怪,怎么总是介绍风月场所?莫非兄台乐于此道?非也,现在咱们就来点底蕴,再介绍下作品中涉及到的歌舞伎,歌舞伎在日本就像京剧在中国,被称为日本的“国剧”,但其最初只是一项民间的娱乐活动,而且发展过程较为曲折,在江户时代曾屡遭禁止。 

          歌舞伎的始创者是17世纪初一位名叫“阿国”的女子。她在当时流行一时的“风流舞”的基础上创造出节奏明快、具有市井风俗特色的舞蹈剧。女性在舞台上出现本是一件稀罕的事,更何况还要女扮男装,甚至还要穿着西洋服饰登场;剧情内容活泼通俗,甚至有涉及风月场所的剧情,这一切都大大刺激了庶民的口味,歌舞伎一经推出,便受到庶民社会男女老少的狂热欢迎,迅速在民间传播开来。 
         这一态势引起幕府的担心,1629年,幕府下令女子不得参加歌舞伎的演出。然而男扮女装的歌舞伎似乎更受欢迎,幕府不得不于1651年全面禁演歌舞伎。然而禁演引起的抗议迫使幕府最终向民意投降,两年后歌舞伎解禁。经过压制的歌舞伎逐渐改变了其过于媚俗的特点,慢慢走向洗练、正规,并出现了例如市川团十郎、坂田藤十郎等著名的歌舞伎演员。18世纪中叶,歌舞伎大胆改革,借用人形净瑠璃的剧本上演,再次获得了强大的生命力,一直延续至今。 

         歌舞伎分为六种,分别是:

1.游女歌舞伎

游女即日本古时的娼妓,依照外貌与技艺素质的高低分为许多等级。江户时代初期,由于歌舞伎表演盛行,许多游女亦模仿演出,并常有借机卖淫的情事。因为败坏风俗,1629年开始,幕府(日本)下令禁止女性演出歌舞伎

2.若众歌舞伎

若众意指年轻男子,在江户时代指的是尚未举行成年礼的少年。这时男子的发式是若众发,额发不剃,剔除顶发后扎上结发带;有些未婚少女也会结成这种发式。1652年开始,幕府禁止少年男性演出歌舞伎。

3.野郎歌舞伎

野郎意为男性,此处是“野郎头”的略称。野郎头是江户时代一般成年男子的发型,乃是将额发剃掉后,将中间的一撮头发向前结成半月的形状。由男性演员演出的传统维持至今,并成为歌舞伎的一大特色。

4.元禄歌舞伎

以元禄时代为中心的约半个世纪,是歌舞伎发展跃进的时代,许多表演的形式是在这个时代确立的。后人称这个时代的歌舞伎为元禄歌舞伎。在元禄时期歌舞伎的发展中,出现了许多名演员,包括了在上方以和事(恋爱场面)出名的坂田藤十郎,在江户以和事出名的中村七三郎及荒事(打斗场面)出名的初代市川团十郎

5.化政期歌舞伎

到了文化、文政年间(1804-1830),更出现了四世鹤屋南北,他的作品被称为生世话物,以写实的方式描写在封建制度底下小老百姓的生活百态。著名作品有东海道四谷怪谈,充满了退废及恶的倾向。


6.幕末期歌舞伎
到了安政年间,另一位歌舞伎大文豪河本默阿弥出现,他的作品被称为白浪物,主要以盗贼作为主角。主要作品包括三人吉三廓初买、青砥稿花红彩画(白浪五人男)。默阿弥的作品台词带有音乐性,被称为默阿弥调,且受到许多人喜爱。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补充完毕~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看到下图中的猿若町和守田座了吧?也许看漫画时只是匆匆一瞥,没当回事,这里我有必要介绍一下,幕末时期,日本最著名的歌舞伎剧场,就是位于猿若町的三大剧场,分别是中村座,市村座,以及下图中的守田座。守田座在本故事中的十年后,也就是历史上的1872年,搬至京桥区新富町,1875年改组成有限公司,改名为新富座,1925年守田座歌舞剧团曾到访中国,当时京剧大师梅兰芳,尚小云曾共同招待过该剧团。

按本作品的时间来看,此时的守田座的座元(也就是老大)就是大名鼎鼎的第十二代座元守田勘弥,这个人对于日本歌舞伎界来说,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在明治以前,歌舞伎演员的社会地位低的无法形容,这么说吧,国家的税负都没有把这些人考虑在内,最夸张的是,在计算歌舞伎演员人数是,用的单位是“匹”(几乎等于牲口了)。这一切最终在守田勘弥的努力下得到巨大改观,此外,他也是歌舞伎近代化的大功臣!关于这个人的故事就多了去了,这里就不多介绍了。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日本传统文化中的另一重要元素,和服,在本作中的诸多女性身上彰显出迷人的魅力。而和服在江户之前曾叫吴服,这源自于三国时期,东吴在和日本的商贸中纺织品的输出。在之后的隋唐时期,又效仿并不断改进,到江户时期开始叫和服。而和服腰带背包据说是受基督教穿长袍系腰带影响演变而来。日本人把对艺术的理解,淋漓尽致地表现在和服上,在日本,出席冠礼、婚礼、葬礼、祭祀、剑道、弓道、棋道、茶道、花道、卒业式、宴会、雅乐文艺演出以及庆祝传统节日的时候,都会穿上端庄的和服去参加。和服承载了近三十项关于染织技艺的日本重要无形文化遗产以及五十多项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指定传统工艺品。制作和服的越后上布、小千谷缩以及结城紬更是录入了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当然,对于江户时期的衣着,是有讲究的,比如花魁野风第一次接待南方仁和坂本龙马时对龙马说:我无法和穿着浅蓝色里子衣服的人交换酒杯,这是因为江户时期,不入流的乡下武士穿的和服外套,有很多都是用浅蓝色棉质布料做里子,所以在吉原地区就有了这样的蔑视称呼。
这里对游女和艺妓在和服着装的区别方面说明一下,首先艺妓是卖艺不卖身的,游女则卖身,游女的腰带是结在前面的,艺妓则和普通妇女一样腰带结在背后,而花魁则是游女的最顶级(所以腰带也是结在前面的,很大),大家可以翻看上面各时期花魁的图片,包括歌磨的作品(基本只画妓女),以及后面展示的漫画作品中的图片,很容易区分妓女和其他女性的身份-----注意记笔记,这都是知识啊!!!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本作品中的祗园,据说最初江户幕府允许茶屋在这里营业是在1665年,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祗园的艺伎馆、茶屋现今还保留了许多当时的建筑,在1999年被日本政府指定为历史景观保护地区。祗园的代表性建筑是祗园歌舞练场,这是艺伎馆共同出资建造的歌舞剧场,每年的四月艺伎在这里表演“京都舞”,向世人展现艺伎的风采和日本古典歌舞艺术。而京都的祗园祭与大阪的天神祭、东京的神田祭被称为日本的三大祭。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南方仁在川越城

请看下面,今天照片中的川越和漫画中江户时代川越的建筑物

这里提一下,在川越城被称作“藏造”(黑瓦的砖造建筑被称为藏造)的建筑群鳞次栉比,这些古宅是用木头和30厘米厚的灰泥搭建而成的,灰泥的防火作用让这些建筑得以保存至今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补充完毕~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川越在江户时代非常繁荣,有“小江户”之称,当时川越城是手艺人和商人汇集的市廛之所,百家技艺向春售,千里农商喧日昼,车水马龙之喧嚣,至今仍然可以感受到。因未被战火破坏而留下了不少古色古香的旧建筑和街道。如今,由国际化大都市东京用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即可“穿越”回四百年前的江户时代,体验时光倒流的梦幻感受~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补充完毕~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看看上下图,同一条街道,时间上相距150年,但卖的都是吴服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补充完毕~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补充完毕~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补充完毕~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补充完毕~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南方仁在浅草的茶馆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补充完毕~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在这里提到了一个典故,比本作故事时间还早一百多年前宝历明和时期,谷中笠森稻荷的茶馆里的江户第一美人阿仙
茶馆的女招待阿仙并不是妓女,她在谷中笠森稻荷前的茶馆给人倒茶。只因她当了著名的民间风俗画室铃木春信的美人画的模特儿,她的美貌顿时广为人知,成了江户人议论的中心。于是江户的男人们为了看一眼这位杨柳般细腰,婀娜多姿的美女阿仙蜂拥而至,使茶馆的生意兴隆起来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补充完毕~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作品中南方仁带着马子观赏的两国桥烟火:
两国最初是以1659年架设在隅田川上的两国桥一带为中心发展起来的,后来成为了江户少有的闹市区。1733年,德川第八代将军吉宗开始在水神祭上放焰火,传说这就成为了现在的两国焰火大会的起源。另外,在回向院进行的劝进(筹集建设寺庙神社的资金)相扑也是大相扑的起源。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好了,该回到漫画中来了~作品中,我们将跟随外科医生南方仁一起在江户画卷之中,在局势动荡,风云诡谲的幕末时期,面对时局人物,吉原美人,以及形形色色的各色人等,展开一段精彩难忘的穿越之旅。
最后用这些精美的画面来结束本篇书报吧,当然,这部充满魅力的江户风情画卷,并获得手冢文化赏,被称为三大医疗漫画之一的侠者仁医是时候该收了,估计也快到绝版的时候了,这是绘画与文字内容完美结合的漫画作品,值得你去品味~~~
对了,彩页多多~~~如果有一天能出大开本,那就美翻了!!!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下图:运用学到的知识,看,腰带结在后面,所以这是位良家女子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看到没?下图的女人,腰带全都是结在前面,所以,都是失足少女啊~~~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腰带结在前面,很大,所以,嘿嘿---失足少女一枚!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和歌之韵味,江户之风情---仁者侠医(村上纪香)中的日本传统文化 - 秋天广场 -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看似洋洋洒洒写了很多,但对于这部作品中涉及的诸多日本传统文化,也仅仅是沧海一粟,向村上纪香老师致敬,这是一部非常用心,非常考究,非常有底蕴的非常精彩的青漫作品,非常值得收藏~

完~~~谢谢观赏~~~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