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天广场的纸片屋

漫画,邮票,家居,音乐

 
 
 

日志

 
 

【转载】鸟山明,我的鸟山明  

2017-09-25 11:18:48|  分类: 漫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乔纳森《鸟山明,我的鸟山明》

鸟山明,我的鸟山明 - 乔纳森 - 漫亦有道

 

1955年(昭和30年)4月5日,有一个男孩在日本名古屋爱知县出生了。

这个男孩叫做鸟山明,今天是他老人家六十一岁生日。

22岁时,为了漫画大赏的五十万日圆赏金,鸟山明先生提起了画漫画的G笔,并凭借第二部作品《迷之劫雨者》,遇到了那个对他至关重要的男人——集英社《周刊少年Jump》的漫画编辑鸟屿和彦。两年打磨,鸟屿将鸟山明打造成为一个漫画家,然后将他推进了连载地狱(笑)。

1980年到1995年,在长达十六年的时间里,这个爱玩模型,喜欢看电影和电视,热衷于养宠物和热带鱼的年轻人,埋头打拼,画出了两部连载漫画,一部叫做《Dr. Slump》(《阿拉蕾》),一部叫做《龙珠》(《Dragon Ball》),给全世界的小孩子和大孩子带来了无穷欢乐。

很多人在提到先生的成就时,都喜欢用数据说话。我自然不能免俗,毕竟《龙珠》是自1984年起,在《周刊少年Jump》连续刊载了11年的漫画;是一部诞生30年之后,魅力丝毫不减的漫画;是一部影响力超越国界,日本累计销量超过2亿3000万本,全球累计销量超过3亿本,改编动画在全球60多个国家以33种语言播放的漫画;是一部助力《少年Jump》进入黄金时代,并在1995年创下653万本周销量记录的漫画。

但是比起数据,我更喜欢大家对他的另一个称呼:“最接近神(手塚治虫)的男人。”

1984年,我第一次接触到鸟山明笔下的漫画形象。那时候,《阿拉蕾》的贴画满大街都是,千兵卫博士、阿拉蕾和宝瓜,在一众“无敌铁金刚”的机器人贴画里特别显眼,只是当时除了能收看到翡翠电视台《IQ博士》动画的广东省,恐怕其他地方的小孩没几个能叫得出他们几位的名字。

1989年,我家乡小报上“异域采风”的栏目里,登载了一条豆腐干大小的消息,说日本有个漫画家以《西游记》为蓝本,画了一部叫做《龙球》的漫画,让孙悟空的形象深入人心,云云。由于自小喜欢西游记,自然把《龙球》这名字记在了心里。

1990年,在外文书店,我买到了一套学苑出版社出版的《霹雳小猴王》, 16K,5本,全彩,比现在集英社的全彩龙珠整整早了26年。拿到书后,只看过手冢治虫的《铁臂阿童木》、《森林大帝》,松本零士的《银河铁道999》,藤子·F·不二雄的《机器猫》,藤子不二雄A的《怪物太郎》的我,被这漫画的全新画风震撼了——带着生命力的灵动线条,诙谐幽默的人物,机械的超时代设计,一张插画就带出一整个世界观的创作功力,与之前读过的漫画都大不相同。

再接下去,就是70后、80后最难忘的回忆——海南摄影美术出版社的《七龙珠》,每本1.9元,一卷5本的《七龙珠》。

海南版《七龙珠》问世的时候,我读初三。时隔多年,我依然能清晰地回忆起第一次捧起《龙珠》的那个下午,小悟空遇见了布尔玛,一个全新的世界在我眼前铺开。当追到黑绸军那卷时,记得有一话扉页,小悟空笑得灿烂,踏在一架鲨鱼涂装机头的飞机上。那时我已经在放学的路上绕了两小时,金灿灿的阳光打在这一页上,把这一刻凝固成最美好的回忆。

1997年,我大学毕业,待业期相对漫长,大约有四个月。迫于生计,我将《七龙珠》和《阿拉蕾》一股脑卖给了楼下的租书店,本以为可以靠卖书所得的七十元撑过一个月,谁知当晚就在一场与大学同学的麻将友谊赛中被缴了个干净……

嗯,那天晚上赢我钱赢得最多的那个女同学,过两年成了我的妻子,这是后话。

本以为自此与鸟山明先生相忘于江湖, 2005年闲逛书市时,忍不住又将一套中少版《龙珠》搬回了家。回忆的闸门一旦打开就无法合拢,我再次踏上了鸟山明漫画和周边的收集之路,文库、单行本、完全版、画集、杂志,鸟山明世界展复制原画,《鸟山明保存会会刊》《BIRD LAND PRESS》),《周刊少年Jump》的切页……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挡一个有了正当收入,狂爱鸟山明的成年人了。

一转眼,离我最初捧起《龙珠》已经26年。这些年里,鸟山明先生的漫画带给我无数的快乐。少年时,最喜欢《龙珠》的欢喜热闹,看到悟空变身赛亚人时会血脉喷张。但现在,最令我感动的却是小悟空再会孙悟饭时,眼中那一丁点泪光。

鸟山明,我的鸟山明 - 乔纳森 - 漫亦有道

鸟山明,我的鸟山明 - 乔纳森 - 漫亦有道

鸟山明,我的鸟山明 - 乔纳森 - 漫亦有道

鸟山明,我的鸟山明 - 乔纳森 - 漫亦有道

鸟山明,我的鸟山明 - 乔纳森 - 漫亦有道

鸟山明,我的鸟山明 - 乔纳森 - 漫亦有道

鸟山明,我的鸟山明 - 乔纳森 - 漫亦有道

 

想为鸟山明写一本书的念头,是在2011年出现的。先生为人低调,《龙珠》连载结束后成为版税隐士,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但隔三岔五还是会画一本短篇漫画,或为模型做做设计。当时我就想以先生的模型设计为切入点,把先生这几十年来为模型所画的设计图全部收录,写一本先生与模型渊源的书,重点着墨于他对模型制作的热爱,他和松山孝司关于模型改造的点点滴滴,以及他与之前叫做“无限轨道协会”,后来更名为FINEMOLDS的模型公司社长铃木邦宏的故事。为了这事,我和Iruka(微博大号@鸟山明保存会)和罗开(国内鸟山明收藏的达人,模型类和原画类收藏远超于我)商量过多次,还厚着脸皮请漫画家刘冬子画了书的封面——

鸟山明,我的鸟山明 - 乔纳森 - 漫亦有道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被称做“腹稿王”和“不写的书报家”不是没有缘由的。作为一个在仕途上坎坷奔走的中年人,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你懂的。

去年,《黑白》漫画杂志主编叶子找到了我,提出一个建议,由我和Iruka主笔,来编撰《黑白》漫画杂志的《鸟山明专辑》。

这是他对我俩的莫大信任。

我怎么能拒绝?

与鸟山明先生漫画这许多年的深厚感情,这么多年在鸟山明收藏上投下的巨资,二十五本《鸟山明保存会会报》,不都是为了让我写出一本有关鸟山明先生的书?

于是,去年冬天,我和Iruka动了笔。

Iruka是“鸟山明世界的活地图”,我俩各有分工,他负责在广袤的鸟山明世界里探宝,并一一留下标注,而我则负责将这些藏宝地点用线连起来,画出一张藏宝图。这对我俩并不算难事,早在《知日·太喜欢漫画了!》的专辑里,我们就曾合作,并交出了一张名为《阿拉蕾,以童心构筑的奇妙世界》的答卷。

但最大的挑战来自我的工作。作为一个公务员,去年下半年和今年上半年我陷入了日常事务性工作的泥沼。每天在单位写完大量的总结、经验材料和领导讲话之后,晚上回到家要迅速切换为一个鸟山明爱好者,将所有的公文格式完全忘掉并投身《鸟山明专辑》的写作,这才是最大的难事。

所以,到今天为止,这书才写了七万七千字,距离原计划的十万字还差两万。两万字完成之后,还需要一点时间进行打磨、校对和核查。因为,我是处女座。

所以,请编辑大人不要放弃我。

也请各位再耐心等等。

比起其他的关于手塚治虫和宫崎骏的研究书,这本书更像是一条DVD中资深粉丝的评论音轨,我和Iruka把这么多年对先生漫画的感悟,以及漫画中深藏的彩蛋一一翻了出来,并重点写了几个与鸟山明先生息息相关的重要人物,比如说鸟屿和彦、鸟山由美、松山孝司、佐久间晃、松本常男,试图通过描写先生身边的人和事,为读者全方位的展现鸟山明的创作历程和生活里的趣事,把先生还原成一个“不是喜欢画漫画喜欢得不得了”,面对辛苦的周刊连载曾几度试图放弃,“但为了争口气我总算是留在了这一行”的有血有肉的人。

请相信,这本书值得等待。

70后、80后喜欢先生的那一拨人,现在都成了中年人,其中大多成了各行各业的中流砥柱,沧海桑田,白云苍狗,很多东西都变了,但唯一没变的就是他们对于漫画的热爱,对先生的热爱。

这也是我和Iruka在写《鸟山明专辑》时,向喜欢鸟山明的朋友们发出英雄帖时,大家踊跃参与的原因。

在《鸟山明专辑》的最后一个部分——“我与鸟山明”里,会有一大帮好友用文字和贺图与大家分享他们对鸟山明的爱。

下面是这帮好友的不完全名单:苏海涛,刘冬子,驰骋,金鱼屋,牛奶中,姜末,JON–W2014,如果蓝PB,罗开……

你说是不是值得等待?

鸟山明,我的鸟山明 - 乔纳森 - 漫亦有道
 

鸟山明,我的鸟山明 - 乔纳森 - 漫亦有道

 

最后。

鸟山明先生,和您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真是幸运。

祝您生日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